利澳网址

父亲节特辑:致那个总是和我作对的“老头儿”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05:50:19 浏览次数: 作者: 本站原创

几乎每一个球迷都会有一个足球领路人,可能是同学,朋友,爱人或者父亲。就我个人而言,说起来也可以称得上是足球世家了,足球的传承从我爷爷到我父亲再到我。

只不过人家是代代在球场上踢球,而我家则是代代在电视机前看球。至于到了我这一代,不是没有想过走职业化足球的道路,但那个亲手将我领向足球之路的老爸,后来又亲手把我的足球道路堵死。咳!那个总是和我作对的老头儿,真不知道怎么说他。

“我”年轻的时候

人们常说好汉不提当年勇,但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,我们的长辈常常把“我年轻的时候,怎么怎么样”挂在嘴边,这是我们80后、90后最受不了的。

或许是出生在一个都热爱体育的家庭里,从小耳濡目染,已经记不清是多大年纪知道有足球这个事物,但却对自己人生中第一个足球记忆犹新,那不是90年代烂大街黑白相间的足球,是一个红黄相间的4号足球。

它不是我老爸专门给我准备的礼物,用他的话说,是他在单位捡来的,不知道谁的。

这足球拿到家里的时候,我还没上小学,我老爸下了班就带着我去楼下的水泥地上踢球,大家现在在那些社交平台看到的老爸戏耍儿子系列,去你的足球梦系列,坑娃神爹系列,当年我老爸在我身上全都实践过。

就是在他这样的“摧残”之下,我得以“茁壮成长”,不是说练就了扎实的足球基本功和足球理念,而是练就了不怕受伤,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哭完站起来的身体及心理素质。

那时候,浑身是土,跟个难民一样回家,爷俩被我妈猛喷的场景就仿佛是一张嵌在脑子里的照片。

那个时候,中国职业联赛刚刚建立,大连实德成为了甲A元年第一个国内职业联赛冠军,家中开始渐渐出现李明、王涛、徐弘、韩文海、朱晓东等人的海报,我妈是贴了撕,我爸是撕了贴,后来干脆都贴在我的房间。

周末我老爸就和爷爷带着我一块看球。反正当时,是从来没记得有什么技战术的分析,我也看不太懂,听到最多的是“好球”,“哎呀”,“臭球”。

有意思的是,这两个人喜欢的球队还不一样,我老爸喜欢看大连队,我爷爷喜欢看四川队,一块看这两个队踢别的队伍倒还行,一看到这两个队相互比赛,那多数情况是有一个人冷脸的。

在这样的熏陶之下,很快我就对别的玩具不再感兴趣。爷爷家有个院子,我就天天拿着一个球在院子里踢,至于踢坏花花草草,玻璃窗户的,自然免不了老爸的一顿打。

上了小学之后,那时候学校只有一对儿篮球架,我就招呼着小伙伴一下课就去霸占篮球场,把瓶子或者沙包当成球,就把那个篮球场模拟成足球场。

或许应该感谢老爸对我的足球启蒙教育,让我倒是在同龄小伙伴中显得技艺突出,这大大增强了我的自信。

于是自发组建校队,约其他学校找一些空地比赛,成为球场中最耀眼的球员,这让我在我们那个小城市里的校园足球圈中小有名气。

我常常洋洋得意的跟老爸炫耀,但老爸却总是一如既往的忽视,最常说的却是∶你这种球,我当年……

青春的叛逆与梦想

所以当我听多了老爸的当年勇后,我就产生了反感,就不稀罕给他说了。

因为我觉得在他们那个年代,怎么可能有我们会踢球呢?他们说的那些球星,什么伊基塔,巴尔德拉马,范巴斯滕,三剑客,马特乌斯,马拉多纳,我是没见过他们的比赛直播,那些远古大神的个人能力有多强,一个人带领一支球队,我可一点都不能想象。

当我开始在初中校园里大杀四方,我就再也没有和我老爸一起踢过球。在我长大之后,我们显然都对彼此失去了耐心,产生了距离感。当然了,我也不认为我还需要他陪我踢球,明显和同学们踢球更有意思。

对了,这种距离感还与当时未完成的承诺有关。他钟爱当年的大连队,而我则是自己家乡球队铁杆粉丝,疯狂膜拜,我们两个约定当大连队来省里比赛时,我们就去现场看球,这一直是我的梦想。

尤其是前一年,家乡球队成为了中国职业联赛的第一个双冠王,让我体会到了家乡足球给我带来的骄傲与自豪感。但老爸的承诺却迟迟没有兑现,似乎说过之后就忘记了。

就当我在校园足球场奔跑时,一个选择也来到我的身边,省队的足校成立招生,我那个小城市里一直指导我踢球的教练,也是我爸的朋友,推荐我去职业球队的足校试试。

可另一方面中考又在未来的不远处,梦想与现实第一次出现在我的人生中。对我来说,能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专业足校,走专业足球的道路显然太有诱惑力了,但很快老爸的冷水又泼下来。

“不许去,踢球没有什么出息,何况就你那个水平,去了也踢不出来,当个业余爱好我不会管你,但是你想去吃这碗饭,我是不会让你去的。”

没有协商,没有沟通,这个极具大男子主义的老爸就把我的梦想浇灭了,我当然不会听他的。

从最初的吵吵变成冷战,再到最后我就干脆不吃饭,绝食,这可让我爷爷奶奶心疼坏了,反正不管采用什么办法,这足校我是去定了。

现实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

在那一年夏天的某夜暴雨后,我终于踏上了前往足校的征程,开车的是我老爸,旁边的老妈一路的叮嘱,我和老爸几乎全程没说话。

当时我心里想,反正我就要离开家住学校里了,以后我就好好踢球,假期回家看你们就行了,等我进入职业队,出现在电视上你们早晚会为我骄傲的。

然而现实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,在学校甚至我那个市里自我感觉良好的我,来到专业学校之后发现了自己的天真。他们太快了,太高了,太壮了,我完全跟不上。

只有十来岁的我在父母离开之后,住在宿舍的每一个夜里都辗转难眠,要强是肯定的,失落也是肯定的,那半年的时间太难熬了,但在家里闹得这个份儿上,我也不可能就这样退缩,于是天天玩命训练,直到半年之后,我勉强能跟得上大家的节奏。

可这样的吃力,给我带来的是伤病。老爸老妈心疼坏了,况且我当时的年纪,还不能完全一个人照顾好自己。

在足校坚持了一年多之后,终于离中考还有几个月时,老爸一声令下,命令我回家参加中考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我的职业梦想就这么碎了,我心有不甘,更不懂父母的想法,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我,只是认为,他们就是想把我绑在他们身边,就是想管着我,看着我,让我安安稳稳,没出息的长大成人。

于是我跟我老爸之间有了一道沟壑,我不敢正面跟他硬刚,但我可以一个星期都不跟他说一句话。

他喊我一起看球,他还是那套自以为是的说这个球不对,那个球不行,我也只会冷冷的说一句,你行你上。

我感觉到职业足球的梦想离我越来越远。

长大以后……

后来,依靠足球的特长,我如他们愿的考上了本地最好的高中。随后的高中三年,虽然足球依然踢,但已经渐渐成为自己的业余爱好。

从那开始,不是老爸没什么时间陪我看球,而是我没什么时间陪他看球。随着大连足球的陨落,他看球的激情也日益减少,反倒是那句“臭球”的频率越来越多。

因为身体原因,他也不能再熬夜看欧洲杯与世界杯,他对足球的投入感与大连足球一样,在经历了高峰之后跌入低谷。而家乡球队则接过了大连队的霸主地位,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。

再之后,我离开家乡外出上学,八年的时间里,家乡更多是冬夏,伴随着零散的春秋。

我依然挚爱自己的家乡球队,而我老爸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成为了家乡球队的球迷。偶尔的视频与电话,也能说几句最近球队又买了个水货外援,但那些外援的名字,反正从来就没说对过。

碰到假期回家,只要我说今天有比赛,老爸就整两个凉菜,开两瓶啤酒,他的足球见地多少年来还是没有长进,球员认识的越来越少,父与子之间有一句没一句的唠着,尴尬了就夹点凉菜,喝口啤酒。反正没有跟哥们一起,撸串喝酒看球有意思。

毕业之后,回家的机会更少了,能碰上比赛的时候更少,每天焦头烂额的工作,让自己有时候也常常回忆,回忆当年如果自己坚持了,能踢出来么?

那些曾经身边的队友与同学,比我有天赋有灵气的大有人在,但真正能站在职业赛场的凤毛麟角,对于中国足球甚至整个竞技体育而言,能力与天赋只是因素之一而已。

我越来越理解他,我猜当年他一定也很纠结,他曾经也那么热爱足球,但仿佛是强硬把我从足校带走之后,就不那么热爱了。

在他面前,我也不会再主动提当年的足校经历,倒是他常说现在踢足球的人一年能挣几千万,真是球踢的臭也不耽误挣钱,老百姓要多少年才能挣到这么多钱。

现在的我,反而开始学着安慰他,说我当年那个水平根本踢不出来,你看现在这日子过的也挺好。

其实,大部分父与子的关系就是这样,不善言辞,不会表达,抹不开面子,张不开口。当你有心事或者难事时,父亲可能不会比母亲更贴心,但绝对会给你更多力量。

人们常说父爱如山,小时候父亲是那么高大,臂膀是那样的宽厚,似乎无所不能。但慢慢,你就会发现父亲白了头发,驼了背,什么都会征求你的意见,有时候也是那么无助和孤独,也需要你的拥抱。

只是我们年轻时,太多理所应当让人觉得父爱只道是平常,回过头看,才发现其实这是说了谢谢反而才觉得亏欠的情感。

谨以此文送给我的父亲与全天下的父亲,祝你们父亲节快乐。

声明:本文由编辑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。

标签: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

评论列表